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如水之旅
发布时间:2018-10-29 15:12:17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詹文格


风是没有形状的,树描摹了它的形状;水是没有形状的,河床塑造了它的形状;灵魂是没有形状的,但人的行为铸就了它的形状。

神奇之水,它随物赋形,难以名状,它自然天成,水乳交融,以不变应万变。水不管被如何折腾煎熬,它从冰点到沸点,水始终还是水,蒸汽上升,云层低垂,水珠下落,水在冰雪雨雾中转世轮回,最终还原成水的模样。

在热浪蒸人的时节,感谢一趟如水之旅,让我有了亲近河流的机会。这种可遇不可求的行程无法刻意,只能等待水到渠成的时机。探访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的昼夜里,我的内心始终翻腾着浪花和涛声,我在想象,一条比作母亲的河流,她应该拥有怎样的身姿、表情、精神和气魄。

这是一趟颇有意思的行程,可在出发之初竟然毫无意识,也毫无准备,没想到随水而去的远行会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水是至诚至性之物,它通江达海,率性奔放,所以乐水的智者最早参透水的本质。

老子的睿智机敏和渊博,全都包含在“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哲言里。话语中虽然飘逸着水的柔性,但思想上分明闪烁着刀剑的锋芒,由此衍生的水文化不仅在中国产生了深远影响,而且对整个世界文明发展都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水是万物之源,水利万物是水的情怀和博爱。我们每个人都在水中孕育,水中成长,水让世界生生不息,水让大地丰饶多姿。水是一种隐喻,也是一个向导,人最高境界的善行就是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处众人所不注意的地方。

生活在水资源丰富的江南,很多时候我们对水都会熟视无睹,只有在干旱缺水的盐碱地上煎熬过的生命,对水才有刻骨铭心的记忆。我常常反思,对于水来说,自己是个有罪之人,回想曾经用水的奢侈,对水的放纵,让宝贵的水资源涌向了下水道,毫无节俭和节制可言。

出发看水那天,万里无云,清晨的风携带着难言的舒爽,轻轻掠过河面,送来水的潮湿和柔软。面对美好的时刻,我赶紧按下车窗,用身体迎接扑面而来的河风,可飞奔的汽车不解人意,眨眼间就驶过了大桥。当我回望桥下玉带似的修河时,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阵波澜,车的颠簸与浪的起伏,指向同一个方位,在峡谷中暗合成流水的节拍。

水渴望流淌,即使禁锢在狭小空间里,也依然持有奔腾咆哮的欲望。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它在不经意间撞击了我的心扉,让我在毫无准备的状态下与水相遇。这是一个与水有关的细节,这个细节勾起我太多的追忆与遐想。那是一瓶随车派送的矿泉水,天蓝色的包装纸如同一朵带雨的祥云,飘过头顶,让人通体湿润。沁凉的水瓶握在手中,就像一道神秘按钮,瞬间就能拧开情感的阀门。当我喝着这瓶采自幕阜山下修河源头的矿泉水时,顿感眼前浪花飞溅,溪流汇聚,百鸟欢唱……

从修水往南昌,这是修河的走向,那种畅流的快意,带着溪流的嘱托,河水的奔涌,汇聚成江湖大海的意愿。车过滕王阁,光影闪烁,突然间想起了王勃的句子:“襟三江而带五湖……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江湖像一面镜子,映照古今,人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水的聚集与流散,王勃笔下的水,至今仍在后人心中翻腾流淌。从南昌转峡江是赣江回流的行程,从清晨到傍晚,由顺水而下到逆江而上,我在反复想象长河落日的景致。从修河到赣江,从一滴水到另一滴水,从一处山脉到另一处山脉,这不仅是时间和空间的转换,更是物质和精神的交融。短短一天时间,我手中的矿泉水已经更换了三种牌子,修水、南昌、峡江,这三处的水汇聚在体内,让我体会到了生命的蓬勃和青葱。每一滴水都像母乳一样滋润着心田,让人感觉神清气爽,周身松弛。

水是最擅长写意的物质,凡是有水流淌的地方,万物就会丰盈,人丁就会兴旺,水维系生命的活力,构建永恒的世界。浩荡的江河滋养着钟灵毓秀的赣鄱大地,物华天宝的鱼米之乡让多少人爱慕向往。大江以西,丰沛的水流滋养着厚重的人文历史,光耀历史的赣文化有着辉煌的过往。由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大河流构成的鄱阳湖水系,覆盖了江西94%的面积,几乎与全省行政区域重叠,这些奔涌的通道搏动着强劲的心跳。从省级地图上可以看到,那一泻千里的干流,奔腾不息的支流,淙淙而来的溪流,像一场多声部的合唱,传送着红土上的雄浑和壮阔。赣水苍茫,如同人体的动脉、静脉和毛细血管,汇聚成鄱阳湖流域强大的循环水系,源源不断地为大地输送生命的养分。

随水而动,踏浪而歌,结伴而来的寻水之旅充满科普意味。虽然同属一省,但对于全省最大的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竟然知之甚少,虽然网络时代的信息铺天盖地,但视野之外永远会有盲区。

峡江水利枢纽工程是四十年改革开放中江西水利建设的缩影。那座选址精准的大坝位于峡江县巴邱镇上游峡谷河段,上距吉安市约60公里,下距省会南昌约160公里,它像一个巨大的胎盘,储存着丰富的营养,通过脐带般的河流,输送天然的养分。这项江西最大水利枢纽工程完成后,使下游南昌市的防洪标准由一百年一遇提高到两百年一遇,赣东大堤的防洪标准由五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工程竣工以来,平均年发电量11.44亿度;改善上游航道65公里,为下游两岸沿江农田灌溉和应急补水创造了有利条件。

走进这个集防洪、发电、航运、灌溉为一体的工程,我真切地感受了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对龙宫的描写。无法想象机房外面就是滔滔的江水,引领者带着我们在江水下行走,而又浑然不觉。漫步在与江水一墙之隔的走道上,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尽管外面是36℃的高温,但机房内却有着深秋的清凉。面对这座总库容11亿立方米,安装了9台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大型转轮式水轮发电机组的庞大工程,让人感觉到个体生命的微弱与渺小。

对于我这个从小就参与过兴修水利的人来说,对水利二字有着特殊感悟,水利这两个汉字的组合,带来了万千气象。据学者考证,水利一词最早见于战国末期的 《吕氏春秋》:“掘地财,取水利。”当人类掌握了利用水的主动权,又能根据水性因势利导时,便有了水利,有了工程。反之,如果一旦对水失去控制,水势必给人类带来灾难和麻烦。

我国有着漫长的治水史,从传说中的鲧和大禹这对父子,到建造绝世奇迹都江堰的李冰父子,再到秦人开郑国渠和灵渠、西门豹“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足富”等等,每一项工程都留下了清晰的治水史迹。

纵观古今,中华民族围绕兴水利、除水害,抒写了一部源远流长的治水史诗。在每一项传世的治水工程背后,都伫立着治水英雄的鲜活形象。而每一项水利工程的成败得失,最终都在时间的考验下,在实践的检验中,看到优劣,见出分晓。

顺着每一条河流行走,在适合修筑关隘的峡谷处,有太多大同小异的水利工程,那些或大或小的拦河大坝,像一道栓塞,截断了河流的动脉,改变和影响了沿河一带的生态环境。我了解过不少大坝,绝大多数没有预留鱼道,为此每年下游的鱼群需要洄游产卵时,由于河道被大坝拦截,而鱼群在物种进化的本能驱动下,拼死往上,终因无法逾越钢筋水泥浇铸的大坝,最后鱼群在不停的冲击碰撞中,直至把头颅撞破,浮出水面……

这是鱼类的悲哀,然而这个问题不单是哪一条河流、哪一个地区的现象,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密西西比河是美国第一大河流,这条贯穿美国南北的母亲河,向北延伸到加拿大,向南注入墨西哥湾,跨越美国本土41%的面积,它在美国的地位相当于我们的长江+黄河。这条河流在历史上水患不断,马克·吐温说过:“一万个河道管理委员会也不能驯服那条无法无天的河流,不能告诉它‘来这里’或者‘去哪儿’,不能让它顺服。”后来在河道上开始建造大坝,有些后建的大坝留有鱼道,但之前建的大部分没有预留鱼道,所以出现了问题。2011年,美国启动了最大的拆坝工程,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其中重要的一点是为三文鱼洄游让出通道。

而在峡江水利枢纽工程这道重力大坝上,却是另一番景象,这里能看到尊重自然、保护生态的人性化理念。对于巨蟒一样横于江上的坝体来说,除了通行千吨级的大型船闸、18孔泄洪闸之外,还有一条专设的鱼道。这条曲径通幽的鱼道总长905米,底宽3米,为横隔板式设计,由一级一级的水池组成,像房子的楼梯和休息平台,这种设计能利用水池减缓流速,有利于鱼群上游。隔板过鱼孔的合理流速,可以满足青鱼、草鱼、鲢鱼、鳙鱼四大家鱼的上溯需求。望着这条为鱼类专设的绿色通道,我不禁心生柔情,这条用心构建的水渠,它不仅是生命的通道,更是良心与爱心的通道,它让下游的鱼类成功越过50米的拦河大坝,自由洄游,繁衍生息。

5月下旬抵达峡江大坝的时候,不是鱼儿洄游产卵的高峰季节,但从水中透明的玻璃观察室,仍然可以看到少量的鱼儿顺着鱼道欢快地游动。据2016年9月至10月的监测数据显示,从鱼道中游入23000尾,游出32000尾,还有其他时段的敞开式过鱼不在监测之列,可以想象数量相当庞大。通过之前的影像资料看到,密密麻麻的鱼儿从鱼道中列队穿过,就像赶赴一场约会……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或转载作品200万字。出版长篇报告文学《铁军本色》等三部;小说集《谁在城里种玉米》;散文集《踏雪无痕》《安魂帖》。先后获全国公安文学奖;第二十四届孙犁散文奖;2017年《小说选刊》“善德武陵”杯全国微小说精品奖;第四届广东有为文学九江龙散文奖。有散文作品入选年度选本和新课标初中语文辅导教材以及多省市高考模拟试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