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如鱼得水
发布时间:2018-08-14 09:21:03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秦璐

赣东北,有一条昌江。这股从古阊门流来的碧水,经浮梁,绕景德,下鄱阳,汇入饶河,终归于浩渺彭泽。一路水气酣畅,淋漓泼洒。

昌江几曲,江畔就见几处芦苇,几湾村落,其间有一座山,形似鲇鱼,惟妙惟肖的鱼嘴探到昌江边,当地人就唤了个名做“鲇鱼山”。鲇鱼山边有个鲶鱼山镇,镇里有个鱼山村。

夹在上游浮梁下游景德“万国来求”的热闹当中,见惯了千年昌江满载“一瓷二茶”的来去舟楫,瞧熟了国别不同、样貌各异的往还客商。这个村庄显得颇为恬淡。就那么静静地,在昌江边从容地度着自己的小日子。                                                                                                                                                                       

 

山中日月长。

最早择此处定居的人们定是先相中了这里的水。落下脚来,在江边盥洗一番后,汲水、做饭、洗衣、灌田、浇园、喂养牲禽……村子贴着江、倚着山悠悠地生长起来。

黎明,山间的薄暮刚被鸡鸣掀开一角,就听见各家开门启户的响动。不多时,陆续传来扁担被沉重的水桶压得“吱噶吱噶”作响的声音。声音穿村过巷,“哗啦”倾进家家户户的缸里或盆里。

不知哪年哪月,村人动了念,何不在村里掘一口井?若是可以就近取水,显然要比到几百米外的江河中挑水省力得多。

说干就干。江南水乡,地下水自是丰沛。果然,只挖了几米深,水就 “沽沽”地涌出。

“打井是门手艺。”说这话的是黄建平,一位掘井人。

首先要能勘探出哪里有水,水源是否干净,下挖多少米能见水,挖井处的土壤是否容易坍塌。老黄说,井既维系着村民们基本的生活需求,又是人丁兴旺、家业繁盛的象征。

打井一直被村里人视为一件很重要的事。可打井这个行当本身,是辛苦且危险的。

寻定了方位,“哐”地用镢头在选准的界线上开掘,直直地一洞掘下去。越挖越深,活动的余地越来越窄,人就在洞里越缩越小,收束得紧紧的。成千上万次收敛地用力,很憋屈。再往深去,耳边渐渐只有工具和土层漫长的交涉,渐渐地水出来了,干土泡了水和成烂泥,分量愈加沉重,越挖越泥泞,越挖越吃力。

停下来喘口气,听觉会变得格外敏锐,滑轮“吱吱”的卷动声,吊出土石的桶在井壁上闷闷的磕碰声,铁锹“咔拉咔啦”铲刮起泥水的声音,装运泥土的小推车碾压地面的声音……

头顶上的天剩下圆圆的一片,日头烈的时分,乍长乍短的光就垂到井里,像绳,许多极为细小的飞尘在那“绳”里忙忙碌碌。不敢多歇,怕水涌出来更难掘,发着力气夜以继日加劲干。水越积越多,渐渐漫及腰身。泡在寒浸浸的冷水里着实难过。老黄却挺乐观:“我们现在挖井有半截的防水裤穿,老一辈的打井人更遭罪,光着腿就下去了,挖井时间久了会得风湿病,一遇变天,骨头疼。”

潮冷的井底,湿滑的井壁,突然塌陷的井墙,运送中掉落的石块和泥土都可能对掘井人造成严重的伤害,需处处提防。遇到过井塌方,还曾从十六米高的井里摔下的老黄说:“井是用命换来的。”

挖好了,砌妥井壁,夯实井圈,筑起井栏,再把整口井里里外外淘洗干净。一口井就成了。

井用甘甜清冽的水滋养着小村。人烟愈盛,井也越打越多。几乎每家都有一口井。井静静地用温润明亮的眼眸注视寒来暑往,日升月落。

 

 

一年年就这样过去了。

直到有一年,持续数月滴雨未落,大家发现好几口井干枯了,没干的那些井,水面也落得低低的。

“那是2009年。”老黄领着我们往村里去。

这场大旱让人们惊觉,越来越多的人,上游下游的厂矿,让原本丰富的地下水资源,日渐匮缺。原来只需要掘地几米就水汪汪的井,现在要挖八米、九米、十米,甚至要挖到十二三米才能见水。

这一年,省水利厅启动的农村饮用水安全工程任务下达到各个村镇。村里又找到了老黄,委托他领着人施工,给村里打井。这一回,井要打得很深。

为何?景德镇市水务局的吴德柏总工程师告诉我,在浅表水的循环过程中,一部分水中分散的固体小颗粒,能通过在溪流、江河中缓缓流动时,因重力作用发生沉降而除去。另一些固体小颗粒在水渗入地下的过程中,也会被土壤、沙层吸附和过滤。虽然水已经努力地不断地撇弃污浊和杂质,保持着自身的洁净清澈,但在循环中还是不可避免地会被环境中的一些污物所玷染,比如,生活、工业所产生的废水,过量使用的农药、化肥,以及一些污染物所孳生的病菌。污染的结果是使地下水中的有害成分如酚、铬、汞、砷、放射性物质、细菌、有机物等的含量增高。长期饮用被污染的地下水对人体健康危害很大。

黄建平带我们绕过几幢规整的小楼,踏上一条细细的灰黄土路,路上有散碎的瓦砾石子。愈往前,路愈细,车前、夏枯、通泉、雪见、香薷、泽漆这些草木就慢慢地亲近过来,你推我攘闹闹地往路中挤,路变了一片绿,绿从地上起,高过人,苦槠、栲树、枫香、樟树、木荷、毛竹擎起大朵大朵的荫凉。婉拒了那些草木藤钩的牵扯,我们来到一扇小小的铁门前,老黄摸出锁匙开了,门里是简简单单一间小小的混凝土和砖砌的屋。

这是井的家。

这里,有几条或粗或细的电线接通着电机的关窍,同为砖石砌就的长方形井台里,黑壮有力的水管茁茁地长出来,老黄拧开白色的水龙头,一股水流激烈地喷溅出来,迫不及待地和接在水管边的接口和井台打着招呼。

经过水利部门的勘探定位,这口井正好打到地下水的水带上。“这井有50米深,产量大得很,一天可以出250吨水。”和着激烈的水流声,老黄大声说。

伴随着越来越好的生活条件,和越来越畅通的资讯,村民们的健康意识也越来越强。渐渐地,村民们自家的手压井闲置了,许久不再使用的老井,为防止人跌进去,都用水泥盖住了。

2014年3月,鱼山村的自来水管网联通了,村里的1448口人吃上了深水井里的清泉水。四通八达的畅通管网仿佛鱼山村身上的一根根饱满血管,为整个村子输入了满满的健康元气。

 

从上世纪90年代的人畜饮水解困工程发展到现在的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经过二十余年努力,水量不足、取水不便等农村饮水突出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但农村饮水安全工作要做到位,既需要做好前期水源勘测和调查,根据各地地形、水源、用水需求、居民分布等条件,因地制宜,通过经济和技术上的比较权衡,合理确定工程类型,又要将可行性,与今后长远发展的需要进行衔接融合,还需要大范围的交流和对接,这些都不简单。

2012年,省水利厅副厅长杨丕龙率队对景德镇的农村自来水规划编制工作进行调研时建议,可以参考其他一些地区的做法,对农村饮用水安全工程进行提升。

于是,由景德镇市水务局农水处牵头,带领相关部门进行调研后得出结论——规模化集中供水具有供水可靠、水质有保障、管理规范等特点,有利于农饮水工程的可持续利用和良性运行。

2014年的1月,昌江区与江西省景德镇水务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按照江西省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和景德镇市城乡供水一体化项目及有关要求,全面实施城乡供水一体化建设。

阵阵鞭炮声中,一群群强健的机械率先开工。深赭、明黄、暗赤的泥土被挖掘机大斗大斗地刨开,黝黑硕大的管道被吊机的大爪捏攥着安入,头戴鲜红安全帽的工人们神情专注地安装、衔接……

熙熙攘攘的工地上,昌江区水务局的蒋德俊介绍道:“这是景德镇市瓷都自来水工程丽阳——鲇鱼山镇管网延伸项目,工程总投资2977.98万元,管网覆盖丽阳镇10个行政村、鲇鱼山镇12个行政村和13所农村学校,提供47150人的饮用水。等这个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完成后,各个村就能接通和市里一样从景德镇市第四水厂输送过来的自来水了。这对其中15891名饮水不安全人口而言,实足是件大好事。”

听到这,我不禁用佩服的目光打量这些管道。见我细细端详,城乡供水一体化项目部的胡松拿起一截管料,指点着:“光是这种直径100毫米的主管线我们就铺设了七、八十公里,100毫米以下的就更多。我们要把水接到每一个村子里去。”

他告诉我,一个行政村下面有好多个自然村,东一村西一村,南一户北一户地散布着。工程要做的,是把散落在山野田林中的这些散点用管线连贯起来。为了保证供水量,就要尽量缩短管线长度,取直线布设。这在设计图上,不过就是点和点之间轻巧地画上那么一条条直线,可到了真真切切的的现实中,有时,管道要从水田里穿过,面对抓起又漏下的湿滑田泥,挖掘机徒有巨臂也无处发力;有时,通往村子里的羊肠小道过于狭窄,大型机械无法进入……这时,所能倚仗的,就只有人力了。其他季节倒还好说,最怕的就是酷暑。辣辣的日头灼得地里的土冒烟,田里的水烫手,更别说一脚踩进去还散发出肥料、泥浆和着热气沤出的气味,难闻极了。被滚烫的烈日,泥泞的浊水夹击的工人们戏称这是“上蒸下煮”。有人被田里的毒虫、蚂蝗叮咬了,有人被烈日晒伤了,有人的腿脚被炙热泥水浸蚀得红肿,可他们说:“这是为大家做好事,值得。”

这些不畏辛劳的人儿挖啊,抬啊,越过那些跌宕崎岖的田野,走进那些新新老老的屋舍。这些载满甘露的管道穿啊、连啊,穿过那些去天不远的青山,连起远远近近的村镇。

“开工到现在4年多了,村里的人现在都爱用我们接进来的水,你来看。”蒋德俊从附近的农家借来两只白瓷碗,一只打上井水,微微泛黄,一只接满自来水,瀓清。“你说嘛,喝哪碗?”大家畅快地笑起来。

延伸,一路延伸。

从市延伸到县,从县延伸到镇,从镇延伸到村。洁净的水从饮用水源地被曲曲弯弯地引导着、指挥着,源源不绝地通过管道输送到万户千家。龙头一开,水就会如约而至,流淌出不尽的甘甜。

做饭、吃茶、濯衣、洗澡……和水有关的一切,变得越来越简单。但水的故事还在继续,伴随着时光在江边流淌,在井边吟唱,在村镇大大小小的水龙头里播放。恍惚间,我仿佛见到,昌江边的这条“鱼”露出一朵微笑。

这叫人欢喜的水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