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五河杯文学奖征文选登]一条河流的日常
发布时间:2019-07-01 14:47:49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洪忠佩

河流是有秘密的,河流的秘密就藏在时间的深处。

在一个名为婺源的地方,村庄是最早爱上河流的。河流与村庄,已经相恋相依了千年。在村庄的记忆里,不仅显现着聚族逐水而居,且千载相承。仿佛是一种约定,自然山水与人在理想家园中都是缺一不可的。青山叠起,晨雾袅袅,那蜿蜒的河流,宁静、悠远,初醒的样子,含情脉脉,若即若离。尤其,萦绕着山峦、水口低吟浅唱,与粉墙黛瓦的村庄相映,幽微、秀媚,宛如江南水墨与时间的留白。

往往,一条河流既是沿河村庄的精神图谱,也是映着村庄与村人的一面镜子。

这伴随着村庄流淌的河流,拥有一个极具意象的名字——星江。而星江,处于江西五大河流之一的饶河源头。在《中国水系大辞典》中,就有“饶河源自赣皖边界婺源县东北部海拔1469米、五龙山西南麓”的记载。想想夜里,不论是星星点点,还是星空满天,水映星空,那流淌的分明不是星江,而是银河啊。与天上的星空有得一比的,是河里成百上千种野生游弋的鱼,穿梭,追逐,悠游。鱼儿是河流的寓言,它们泛起的鳞光,宛如清晨天边的那抹亮色。而夏日里赤条条与鱼儿在河中嬉戏的村庄少年呢,与山水一样,永远是村庄最初、亦是不老的风景。

与星江一起流淌的,是婺源民间的传说。相传在久远的年代,婺源山民被洪水围困的时候,有一位美丽的姑娘骑在一条巨大的鳙鱼背上,从很远的地方向着被困洪水中的灾民飞驰而来,把灾民一一拉上鱼背,逃出了洪水的围困。后来,美丽的女子乘鳙鱼上天,成了“婺女星”……我不得不佩服先人的想象力,面对突如其来的洪水,渔船、木舟,还有竹筏都无济于事,赋予神力的鳙鱼却派上了用场。

其实,历史上婺源县名的由来都与河流有关:有“婺水绕城”之说,有“水流如婺”之说,有“婺州水之源”之说等等。想想,这也并不奇怪,人类古老的文明不正是沿着江河发祥的吗?河流水系,是生态环境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婺源人朱熹,早在宋代就对生态环境保护、道德观念就有了“天人合一,仁爱万物”的思想。在五龙山与大鄣山一带,我对乡村水口、古道,还有禁山的追寻,感触到的恰恰是婺源先人对一条河流和生态情感的源头。山水相依,和谐共生。正是这样的理念与情怀,汇集成了婺源村庄的心灵史,古朴,自然,美妙,智慧。

想必,那最初映在星江之上的,应是婺女星吧!

然而,再神奇的故事毕竟是传说。婺源村庄随处可见的“合村山场禁示”与“养生河”,都是真实存在的,并写进了村规民约,既是守护,更是情怀——每一条都藏着父老乡亲对相濡以沫的河流最为朴实与真挚的情感。在古时,婺源村庄就有“养生禁示”“赏示勒石严禁”“今村佥议,业经唱戏鸣约加禁”“杉松竹木乃一村攸关,一律不得入山侵害”等村规,对违者“大法重究,断不宽贷”等等。至今,婺源民间还有“杀猪封山”的习俗。许多故事的细节,一直在村民中津津乐道。有时,我徒步于乡村的石板路上,完全就是为了去村庄水口,抑或后龙山看一块风化的禁碑,看一片葱郁的树林,倾听一段有关山水的人文典故,还有一条清溪的潺潺之声。

这,不正是乡村生活最生动的情景吗?

无论在何时何地,心目中有这样一片繁茂的山林,还有一条河流在流淌,家园的河水自然而然会越发清澈,波纹之中漾起的便是清新与润泽的气息。而绿色呢,早已成了婺源人神往家园的主色调。

在我看来,能够在婺源与山水相伴,真的是生活的一种福缘了。

我每天沿着星江两岸走,日常可见的不仅有鱼儿、水草、鹅卵石,还有啄鱼鸟与白鹭。我对星江河流的面孔,是了然于心的。甚至,喜欢上了它率着性子,在河床上奔腾的姿势,自由而洒脱。是的,那是一条河流的真性情。不仅是我,荫地蕨、水晶兰、地钱、苔藓、香蒲、芦苇、凤眼莲、虎纹蛙、中华秋沙鸭、麻雀、绿鹦嘴鹎、长尾雉鸡,还有松萝、檵木、柳树、香樟、枫香、栾树、辛夷、桂树、合欢、梅树,都喜欢星江,它们无一例外,每天都与河流在一起。而婺源槭、婺源安息香、婺源荚蒾、婺源素馨、婺源凤仙花,都署上了婺源标签,模式产地自然在星江河畔了。比如,在渔潭,在鹤溪,在月亮湾,在香田,在南门州,在寅川埠……

鸳鸯是候鸟,它每年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到婺源越冬。起先,只选择了赋春的大塘坞水库,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鸳鸯湖”。后来,才慢慢地游弋到星江。显然,对于鸳鸯的栖息而言,仅有河流的薄雾与水域是远远不够的。初冬的清晨,与往常一样,红平兄早早背着相机就到了星江南门河段。他穿上防水裤涉水而下,10米、8米、5米,随着快门的咔嚓咔嚓声,他连续拍下了鸳鸯在河面嬉戏的情景。在县城的星江,如果没有良好的栖息环境,以及人与鸳鸯的和谐相处,他是否能够如此近距离地拍到鸳鸯呢?

不承想,鸳鸯的追逐、划水、飞翔,就连带起的水花都是那么的欢快。

蓝冠噪鹛的叫声,比鸳鸯的和鸣更加清脆。可以说,蓝冠噪鹛是世界上最神秘的鸟类之一,曾一度被认为已经绝迹了。如果说,鸳鸯只是迁徙到婺源的访客,而蓝冠噪鹛自从2000年在婺源发现后,却留在了星江河畔的石门村。在我眼里,那蓝冠噪鹛灵动的身影,似乎比河埠上浣衣的女子还多了一分神秘。

正是这些植物动物的存在,还有世代婺源人的呵护,星江流域几年前就跻身于饶河源国家湿地保护行列,划定的湿地面积有320多公顷。前提是,婺源在360多万亩林地永久禁伐阔叶林,设立193个自然保护小区,全县划定生态空间保护红线总面积达1300多平方千米,在段莘水、清华水等水源地划定了水资源保护区。在这样生态系统与环境空间里,一条河流的日常组成春夏秋冬四季,春夏秋冬四季又在年复一年地轮回。这,是否是婺源人对自然环境与生态家园的深情告白,以及对婺源山水人文的一种呼应呢?

于是,婺源先后摘取了“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全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等桂冠。想必,这是对世代婺源人的山水保护意识,以及与山水依存理念最好的褒奖。

星江,拥抱着蓝天。一条河流的日常,像时光的片羽。微拂的春风,能够吹皱日常的河面。而蓝冠噪鹛的啼鸣呢,荡起的却是沿河村庄人们心中的涟漪。冬去春来,游人漫步河畔的低语,以及咔嚓咔嚓的相机快门声,那俨然是一条河流日常和谐安宁的回响。

分享到: